一个山西青年的任逍遥(图)

 作者:林赣锪     |      日期:2019-03-05 08:08:02
繁�w中文 如父亲期待的, 菅浩栋终于成了煤矿工人但他不喜欢“工人”这个身份临毕业前,一个学妹曾和菅浩栋有过一段恋爱,但来煤矿之后一个月,对方提出了分手,理由是父母不同意除了工人身份,菅浩栋也在意自己的大专学历他说,在矿上,专科生就是工人,本科生就是干部,永远不一样 潞安煤矿在郊区王庄,交通闭塞,坐公交到市中心要一个多小时刚来工作,有人就在网上建了个“王庄煤矿青年男女交友群”菅浩栋被拉进群,但他从不发言下井回来,睡醒了,室友张瑞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拿着手机一直“摇一摇”,终于摇到了一个女朋友,直到谈婚论嫁但菅浩栋不管这些,自顾自写剧本,跟网上朋友聊电影他不打算在煤矿和任何女孩发生瓜葛,“我只是来赚钱的,没打算留在这,要是和人好,那不是坑人吗”下井回来,躺在床上,他喜欢听崔健的歌,《一无所有》、《出走》、《假行僧》其中,《假行僧》里的一句,正是他的想法:“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,也不愿有人跟随” 他的业余时间用在电影上,有时在群里聊剧本,有时是一个人去网吧,逢假期又去过一次北京,几次大同无一例外,都是去找拍电影的朋友他很少去市里,少有的一次,是崔健的《蓝色骨头》上映那天,菅浩栋去了市里电影院,他记得清楚,全场只有三个观众他的一切活动几乎都围绕着电影 在矿上,菅浩栋一周三班倒,下井的时间分别是中午12点、下午6点和午夜12点,每次要呆12个小时有时,他下井前买一点火腿肠和方便面,饿了就吃几口,越快越好,吃慢了,吃进去的煤尘就多井下的一切是黑色的,煤尘统治世界,相隔一米,两个人只能看见头上的矿灯下井时,菅浩栋背着几样器械,长的接近五米,短的也有两米,加在一起百十斤重,抗在肩上直打晃,像喝醉酒的人走不了直线在井下,菅浩栋给矿壁打眼采矿车往前推进,菅浩栋跟在后面,往墙上凿出两米深的眼,把长矛一样的铁管插进去,砸上铁网,避免矿壁坍塌 菅浩栋第一次下井是2013年9月,从夜里12点干到第二天中午,他回到宿舍,母亲菅采连打来电话,他张开嘴,攒攒劲,努力说了一句,妈,我好累菅采连一听就哭了 菅浩栋连哭的力气也没有,倒头就睡工作第一个月,有人作业时掉了手指,工作两个月,一起应聘的有人辞职走了但菅浩栋不能走,为了攒钱,他一直坚持了15个月,经常每个月下井23天以上,在潞安煤矿,这是年轻人里少有的高出勤率 每个月收入是六千块,菅浩栋都分成两份,三千留给自己花,三千转给母亲保管 2014年底,他攒下了四万多块钱那个时刻终于来了菅浩栋从煤矿请假,离开了长治 六 在山西省河曲县坪山乡,年轻人都在往外走,菅浩栋却回来了他给新电影取名《光盲》电影说了村子里一个盲人的故事,他在外打工多年,回到村子时却发现乡野衰败,土地因煤矿而塌陷,自己的老宅已成危房,无所适从 . 如父亲期待的, 菅浩栋终于成了煤矿工人但他不喜欢“工人”这个身份临毕业前,一个学妹曾和菅浩栋有过一段恋爱,但来煤矿之后一个月,对方提出了分手,理由是父母不同意除了工人身份,菅浩栋也在意自己的大专学历他说,在矿上,专科生就是工人,本科生就是干部,永远不一样 潞安煤矿在郊区王庄,交通闭塞,坐公交到市中心要一个多小时刚来工作,有人就在网上建了个“王庄煤矿青年男女交友群”菅浩栋被拉进群,但他从不发言下井回来,睡醒了,室友张瑞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拿着手机一直“摇一摇”,终于摇到了一个女朋友,直到谈婚论嫁但菅浩栋不管这些,自顾自写剧本,跟网上朋友聊电影他不打算在煤矿和任何女孩发生瓜葛,“我只是来赚钱的,没打算留在这,要是和人好,那不是坑人吗”下井回来,躺在床上,他喜欢听崔健的歌,《一无所有》、《出走》、《假行僧》其中,《假行僧》里的一句,正是他的想法:“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,也不愿有人跟随” 他的业余时间用在电影上,有时在群里聊剧本,有时是一个人去网吧,逢假期又去过一次北京,几次大同无一例外,都是去找拍电影的朋友他很少去市里,少有的一次,是崔健的《蓝色骨头》上映那天,菅浩栋去了市里电影院,他记得清楚,全场只有三个观众他的一切活动几乎都围绕着电影 在矿上,菅浩栋一周三班倒,下井的时间分别是中午12点、下午6点和午夜12点,每次要呆12个小时有时,他下井前买一点火腿肠和方便面,饿了就吃几口,越快越好,吃慢了,吃进去的煤尘就多井下的一切是黑色的,煤尘统治世界,相隔一米,两个人只能看见头上的矿灯下井时,菅浩栋背着几样器械,长的接近五米,短的也有两米,加在一起百十斤重,抗在肩上直打晃,像喝醉酒的人走不了直线在井下,菅浩栋给矿壁打眼采矿车往前推进,菅浩栋跟在后面,往墙上凿出两米深的眼,把长矛一样的铁管插进去,砸上铁网,避免矿壁坍塌 菅浩栋第一次下井是2013年9月,从夜里12点干到第二天中午,他回到宿舍,母亲菅采连打来电话,他张开嘴,攒攒劲,努力说了一句,妈,我好累菅采连一听就哭了 菅浩栋连哭的力气也没有,倒头就睡工作第一个月,有人作业时掉了手指,工作两个月,一起应聘的有人辞职走了但菅浩栋不能走,为了攒钱,他一直坚持了15个月,经常每个月下井23天以上,在潞安煤矿,这是年轻人里少有的高出勤率 每个月收入是六千块,菅浩栋都分成两份,三千留给自己花,三千转给母亲保管 2014年底,他攒下了四万多块钱那个时刻终于来了菅浩栋从煤矿请假,离开了长治 六 在山西省河曲县坪山乡,年轻人都在往外走,菅浩栋却回来了他给新电影取名《光盲》电影说了村子里一个盲人的故事,他在外打工多年,回到村子时却发现乡野衰败,土地因煤矿而塌陷,自己的老宅已成危房,